大二学业充工科狗。J家99.999%退坑。初心a团SA不变。

 

久しぶり

久しぶり。
在退了岚的坑之后,几乎把lft给卸载了。后来看了文野,想到lft找粮吃,又下了回来。
之后看到我飒家的小柯大大和法大大来lft搬文,毕竟初心cp,又赖着不走了。
其实自己还欠着一篇文,准确来说是对自己一个交代。当初自以为高考完上了大学是一件非常美滋滋的事情,但发现作为一个工科狗根本不是这样,写了一半的文无暇再写,已经拖了近两年。
目前有想重拾的意思,希望能在大学毕业前写完(意思就是要等到2019年x)。

ε(┬┬﹏┬┬)3

另外,今天其实心情不算很好。喜欢的人被别人在表白墙表白。室友叫我学学别人,而我实在是胆小做不到表白这事。只能自己憋屈着。

明天要期末考,而我在修仙到这点。大概是...

June
12
2017
全文链接

☞ATTENTION

……虽然很抱歉 但是还是要说 我有点毕业的迹象 最近sa发糖我都已经无动于衷了 我留存的那篇文估计是废了
等暑假开始我收拾一下心情思考是否毕业 如果毕业了 那也就这样吧 虽然有点不负责任……毕竟那篇年羹尧其实是我一直想写完却根本没时间写的文
当然也不排除我爬回来的可能性(。)

June
22
2016
全文链接

Gesetz des Dschungels(SA)上

典狱长S x 犯人A

ooc 慎入 bug大大的 逻辑不通

年羹尧
--------------------------------------

Die Welt ist das Gesetz des Dschungels Welt.

“1224号犯人,相叶雅纪。出来。啧,动作快点。典狱长找。”

相叶雅纪是犯人。杀人犯。

从小失去双亲,生性懦弱的他常被街边小流氓欺负,打得鼻青脸肿。然而淤青并不能掩盖自身秀气的外貌和娇好的身材,在一次街边斗中被一位老大相中,领回去当了情人,其实也就是用来发泄生理欲望的工...

October
20
2015
全文链接

Aiba side

总感觉这几天背后有人盯着。

灼热的目光烤着我的后背。

这几天没得罪谁啊,为什么却有种不详的预感啊。

啊啊啊,好讨厌。


经过这几天不懈的努力,终于发现盯着我的人是谁了。

是翔ちゃん。

有一天他盯了我很久。

糟糕,被盯得有点ドキドキ的感觉。

难道翔ちゃん喜欢我?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那天在Tokio Live有女性说它前男友像你和向井君的整合版哦,当时我就想,翔ちゃん我都近距离看了18年了,像不像当然我是权威啦。后来我看了照片咯,虽然真是个帅哥,但果然我还是觉得翔ちゃん最帅了!!!!!!"...

April
26
2014
全文链接

Sho side

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每天自己的目光似乎自动就停留在那个人身上。

那个人的笑颜,太灿烂。忍不住被吸引过去。

那个人叫相叶雅纪。

我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喜欢?

就是喜欢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


有点糟糕。

我知道喜欢上团员是件很糟糕的事。

尽管利达和nino在一起了,可他们再怎么腻腻歪歪饭们也会觉得是当年大宫sk的关系。

但,自己的情况不一样。

陷入无法自拔。


相叶雅纪没有点自觉吗,整天"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地喊我,知不知道我忍耐有限啊!

我如是想。

不行,还是得狠下心来对他冷漠点,否则...

April
26
2014
全文链接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SA#

樱井翔很早就站在那儿了。天公不作美,带着零星小雨。并没有什么人。如此重要的一天,他一身是黑。

他蹲下将那束花轻轻放在墓碑前,深深鞠了一躬,却不愿离去。

今天是相叶雅纪的忌日。足足两年了。

"雅纪,带了一束白玫瑰看你,你会怪我吗?"过了一会,又自言自语道,"雅纪总是那么笨,一定不会怪我的吧。"

对啊,就是那么笨,笨到丢下自己最爱的人,为同事挡了子弹,自己却丢下一切不管了。

"说起来了,当初是怎么认识你的呢。"

□□□

"相叶雅纪?刑警?真是笨到家了,居然还会把警员证落在大马路上。"樱井翔刚签完合同从某公司出来,无意中瞥到这个,于是弯腰拾起。幸好遇到的是他,否则不知道这个小刑警会捅什么篓子呢。

樱井翔根据警员证找到相叶雅纪所在分局,进去的时候正是鸡飞狗跳。整个分局都因为那个笨蛋丢了警员证而不得安宁。

"那个,相叶雅纪在吗?"

"欸?找我?"在众人之中,樱井翔看到了猛然抬起头的相叶雅纪。而他的跟前正是火冒三丈的上司。

"你的警员证丢了,我捡到了,还给你。"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员证,递给火速赶到跟前的相叶雅纪,"是你的没错吧。"

接着就看到相叶雅纪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呜呜呜你是大好人!!!!!!Sir我找到我的警员证啦!!!!"人家Sir默默白了他一眼:"相叶雅纪算你走运,否则你就死定了!!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谢谢人家!!"

噗,真是笨蛋呐。樱井翔不禁地想。

相叶雅纪恍然大悟,连忙感谢:"呜呜呜大好人你救了我的命你要我怎么报答你啊啊啊。"

忽然很想欺负一下这个小刑警,樱井翔说:"那…今晚请我吃饭。在XX公司楼下等我。就这样不见不散。"说完樱井翔得瑟地走出了分局,又像是忘了什么停下脚步,"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叫樱井翔。"樱井翔虽然没回头看相叶雅纪的表情,但一定蠢到家了。

樱井翔下班时,就看到一脸羡慕嫉妒恨地打量着公司大楼的相叶雅纪:"哟,你还真来了。"

"哇,翔酱,你的公司好气派pwq"相叶雅纪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翔…翔酱?"这称谓变得也太快了吧,不过才见第二次←樱井翔内心OS。"嘛,不是我的公司啦,我父亲的。嗯,去哪儿吃?我有车。"

"去桂花楼吧。我经常去的,中国料理。可以吗?离这里不远。知道路吗,要不我来开你的车好了。"

当樱井翔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相叶雅纪稳稳当当地开着自己的车时,他甚至怀疑丢警员证的真的是眼前这个一脸认真的人吗。不过也好,在副驾驶座上,他终于有机会好好看清相叶雅纪了。一头黑色清爽的短发,一张菱形嘴,笑的时候带着一脸褶子,可是很灿烂。总感觉会是个hightension的人呢。

"翔酱?翔酱?"

"啊,嗯??"

"到了啦。"

"嗯、嗯。"

樱井翔跟着相叶雅纪进去时,不禁感叹——那家伙真是常客啊,受欢迎的程度可真不一般。"啊,相叶桑又来啦。这次还带了朋友?"老板娘说道。

"啊,嘛,算是朋友吧。我还是跟原来一样。翔酱,你呢?"

"就…随便吧。"

"那我帮翔酱点咯。"

吃饭时,樱井翔承认,长这么大,作为吃货,还是头一次吃中国料理。"うまい!"虽说自己是个吃货,吃相够难看了,没想到对面那个人看到中国料理比他更甚。看他含情脉脉地看着盘子里的饺子,感觉他简直想把盘子也吃了。他就像只兔子吧唧那张菱形嘴,樱井翔有点按捺不住去亲一口的冲动。

"う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的确自己是心动了,可——虽然自己不反对同性恋,也没谈过恋爱,第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居然是男的!!!即使有一见钟情,但也没那么快吧!!

晚餐结束后,樱井翔说道:"相叶君住哪儿呢,我送你好了。当作今天你请客的报酬好了。"相叶雅纪没有拒绝。一路上无言。

"相叶君,到了。"相叶雅纪打开门车门,顺便说了句"谢谢"。本来已经关上的车门忽然又打开了,是相叶雅纪:"翔酱,要不要上去到我家喝一杯?"樱井翔没动脑子,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在相叶雅纪家里了。相叶雅纪正在从冰箱里拿罐装啤酒出来:"淡丽,要吗?"他点点头。

坐在地上,樱井翔也跟着坐了下去。两三罐淡丽下去,相叶雅纪说道:"有时候觉得…翔酱很可靠呢。"他说的时候,脸颊微红。

"可靠?相叶君从哪儿看出来呢?我们以前可是素未谋面啊。"樱井翔仰头,喝空一罐淡丽。

"嗯…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呢。感觉一般人不会在意警员证呢,可翔酱不但捡了,还跑到分局还给我了。难道不可靠吗?"脸红得更厉害了。

"嘛,可能我这个人是比较可靠的,自己却不觉得吧。"樱井翔看了一眼相叶雅纪,发现他的脸红得有点过了。再看看地上的瓶罐,稀稀拉拉的却也有八罐左右。"相叶君,你醉了。别喝了。"伸手就要夺走相叶雅纪手里的淡丽,被一把拦住,"醉没醉我…我自己…清…清楚…"

"说话都不利索了你还说没醉?相叶雅纪你别喝了听到没!!"樱井翔有点恼火。

"ね、翔酱,你知道其实当刑警有多让我觉得痛苦吗。"樱井翔停下了动作,些许惊异地看着相叶雅纪。

"不瞒翔酱说,我自己都知道我不适合刑警这个职业呢。看,身为刑警,却丢了警员证。其实呢,我有恐女症,跟女性交流我真的很苦手,可这点作为刑警是免不了的。更何况,我还有晕血症。无论怎么看我都不适合呆在警局。恐女症根本治不好,所以我没法谈正常的恋爱呢。说白了,我就是个十足的homo………"

樱井翔沉默了一会,说道:"不,我倒觉得homo没什么的。相叶君何必想那么多。"

"翔酱真的觉得homo没什么吗?证明翔酱很开放呢。那我放心了,真害怕连翔酱都会觉得我是一个恶心的人。可警局的人都很嫌弃我呢——我是指他们给我的感觉。"

"相叶君你…"樱井翔心里很难受,想说什么,可话在嘴边就是不肯出来。

"翔酱不用安慰我,这种事情我…我不在…在意的。呵…唔。"樱井翔大概觉得自己是疯了,因为在相叶雅纪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自己把身子压了上去,用嘴堵住了那个字。相叶雅纪微微睁大了眼睛。樱井翔松口时,才发现那个笨蛋醉地睡了过去。

"真是笨蛋。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樱井翔轻手轻脚地把相叶雅纪抱到床上,替他掖好被子,留了张纸条给他。收拾好地上的残局,随即走了。

第二天相叶雅纪是被闹钟吵醒的:"头…头好痛。"伸出手本想按掉闹钟,却发现闹钟下压着一张纸:

相叶君,对不起,昨晚擅自就吻了你了。没被吓到吧。你醉的不轻,睡着了。所以帮你收拾了一下残局,帮你调好闹钟不至于上班迟到,我就走了。昨晚请客什么的真的大感谢了。奉劝一句,以你的酒量,以后还是少喝酒的好,酒后吐真言啊。嘛,相叶君是homo的事我真的一点都不反感哦,所以不要太执拗于这点了。最后一件事呢,我想告诉相叶君,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很荒唐吧。抱歉,让你看了一句很糟糕的表白哈哈。那,早上好(´▽`)新的一天也要元气满满哟!

相叶雅纪下意识摸了摸嘴唇,傻在那里了。记忆里隐约还有点那吻的印象…以及,樱井翔身上好闻的味道。

结果那张意味不明的纸条不仅没让相叶雅纪不迟到,还让他捉摸了一天,上班期间发呆被Sir骂得很惨。

"啊啊啊啊啊啊究竟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相叶雅纪对樱井翔一点感觉都没是假的,但喜欢,说不上。可樱井翔无论怎么看都是满分人士,自己跟他,怎么看也不配吧。

下班时,相叶雅纪顶着一脸灰走出警局,却听见一声急促的喇叭声,循声望去,就看到一脸灿烂的樱井翔在朝自己挥手。

"ヤバイ!!"相叶雅纪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逃,却被后来一脚追上的樱井翔拉住了手:"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么。"相叶雅纪低着头,搪塞道:"不…不是,只是…我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你。现在。"说完就被樱井翔拽进了车里。"车里说比较好。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相叶雅纪的脸红了大半,又被樱井翔盯着,就算有想说的也啥都说不出来了,到头来只挤出几句话:"我…我和翔酱不合适。我们…不配。谢谢翔酱昨晚听我说了那么多醉后之言。你能喜欢我我很高兴但我对翔酱………我们以后…还是就不要见面了吧。挺尴尬的…就我而言。"说完就要下车,被樱井翔拉住了:"那你脸红什么?"

相叶雅纪身子僵硬了:"我,我才没有脸红。我要走了。"

"真的不喜欢我?"一把拉过相叶雅纪的身子,对着那张嘴吻了下去。从浅吻到深吻。相叶雅纪从躲避到回应。樱井翔离开了相叶雅纪的嘴,相叶雅纪正因为缺氧大口呼吸着,脸更红了,将脸埋在手里。

"要是你还坚持你对我没有好感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松开我的手。我会为刚刚强吻你而道歉,同样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可如果你对我有一丁点感觉,不管你今天拒绝与否,我都要把你追到手。"

相叶雅纪还维持着用一只手捂着自己脸的姿势,也没有想要改变姿势的动作。就这么维持着,大约有五分钟。

樱井翔觉得五分钟真是漫长。

"所以说,翔酱我最讨厌了!"相叶雅纪甩开被握着的手,拉开车门就往外跑。

所以,被讨厌了么…

之后的几天里,樱井翔没来上班。

相叶雅纪也好奇这几天下班怎么没人骚扰他。"还说喜欢我,喜欢我就是被我说讨厌后就再也不见我了么!!这算什么喜欢!"心想。转而又想:翔酱好像不是这种人,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纠结很久,他终于还是决定下班去樱井翔公司看一下。

"你好,请问樱井翔在吗?"相叶雅纪问前台。前台小姐看了一眼穿着警服的相叶雅纪,问:"你好,你找总经理,请问你…?""啊,我叫相叶雅纪,就是上次你们总经理找到了警员证的那个。""哦,总经理提到过。啊,你好,相叶先生。我们总经理这几天没来,抱歉。"

什么,居然没来上班!!!!!!!

"啊,那能否给我一下他的手机号码呢?我有急事找他。"相叶雅纪撒起慌来脸不跳心不红。【没错,我是故意的!】

前台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给了相叶雅纪。

得到手机号码的相叶雅纪当然毫不犹豫地打了,响了几声就通了:"喂,你好。要是讲业务请跟我秘书讲…我身体不太舒服。"声音有点慵懒。

"谁要跟你讲业务啊樱井翔你差不差劲!!!!居然被我说讨厌之后就不来上班了啊!!!!不舒服个毛线!!!!这是你的借口吧!!!!最低了你!!!!"

"相…相叶君?"樱井翔瞬间清醒了十分,"你怎么知道我手机的。"

"当然是去公司来找你结果被告知你几天没来公司所以讨来你的手机号码啊!!!"

"你来我公司了啊…………"

"你,你真的身体不舒服啊。"

"…"

"干嘛不说话。"

"…"

"樱井翔你别给我装死!!!!你家在哪儿,我来找你。好好谈谈。"

"…"

"你再不说话以后别想跟我说话了!!"

在相叶雅纪的淫威之下樱井翔老老实实地报了自家的地址。他才不想以后再也听不到相叶雅纪元气满满的声音呢。

站在楼下,相叶雅纪按了樱井翔家的门牌号码,樱井翔为他开了门。等相叶雅纪出现在樱井翔家门口时,却有些后悔。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时,门忽然开了,樱井翔说着"干嘛傻愣在门口不敲门"的同时,一手把相叶雅纪拽进屋里,另一只手顺便关好门。然后他就这么被摁在了门上。

"欸?欸?什么情况?欸!!!"

屋内很暗,窗帘拉着,灯也没开。相叶雅纪清楚地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视觉内可见的只有樱井翔低着头,刘海遮着眼睛的情景。接着他就想到了很不好的事。心脏跳得更快了。

"翔酱…你先放…"

"雅纪,你…还是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我谈什么,但…我求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头靠在相叶雅纪的颈窝,相叶雅纪微微感觉到是不是有点烫了。

"翔酱你先起来我摸摸看你是不是发烧了。我扶你到床上。灯也不开你当鬼屋啊!!"相叶雅纪刚要把樱井翔撑起来,却被拒绝了。"不要,雅纪现在就告诉我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否则就一直靠着。"

"樱井翔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烧糊涂了啊你!!要是我讨厌你能来你这儿么!!我这回答你满意了吧。"相叶雅纪半扛着樱井翔,顺道开了灯,把他扶到床上,帮他掖好被子。伸出手摸了摸额头,果然是有点烫。翻箱倒柜了半天才找到临近过期的退烧药,相叶雅纪不禁吐槽:"樱井翔你平常是百毒不侵吗什么药都是快过期的!!"樱井翔在床上虚弱地斜着眼看相叶雅纪忙前忙后,仿佛从喉咙里哼出了一句"嗯",相叶雅纪听了气不打一处来。

伺候完樱井翔吃药,相叶雅纪就坐在樱井翔床边,四目相对,考虑再三还是开口了:"翔酱,我想过了,我…"

樱井翔把头别了过去,微弱地说:"如果还是说讨厌我的话,那我还是不听的好。你别说了。"

"我想过了,我大概…是…喜…喜欢你。"一句话吃了好几个螺丝。樱井翔扭过头,有些惊喜。"可是翔酱你也太差劲了,不就我说了句你最讨厌了,就放弃我了吗,躲在家里,不上班。你这算…算什么喜欢…喜欢我啊。"樱井翔眼神又黯淡下去。忽然相叶雅纪站起身:"ね、翔酱,"这么说着,樱井翔毫无防备地被吻了,这次是相叶雅纪主动的,"在一起吧?"

虽然是刚刚认识的,可我相信一见钟情。翔酱,你呢?

"那…我以后就赖上你咯。不准说我狡猾死缠着你不放咯,你可是答应我了?"樱井翔感觉精神好了几倍。

"樱井翔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去给你买药了,都是要过期的,怕没什么药效。哦,对了,还要给警局请假,照顾你几天。"相叶雅纪嘟囔着准备离开,被樱井翔叫住:"雅纪,我喜欢你。那,路上小心。钥匙在那边桌上。"相叶雅纪脸又红了,轻声应答一句。

等他买完药回来,刚想说"翔酱我回来哟"立即反应过来很有可能樱井翔已经睡着了,推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进去,果然睡着了。他把退烧药放在一旁,拿出手机跟上司请了三天假。就这样守在樱井翔床边,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早上相叶雅纪是被樱井翔叫醒的:"雅纪,雅纪。"

"唔,嗯…啊,怎么睡着了。翔酱醒了啊。"

"你要不要到我床上睡一会。昨晚你以这样的姿势肯定没睡好。我感觉好多了,我起来去喝药,你要不就睡一会吧。"

"不,那个…"

"我床那么大当摆设啊看你黑眼圈不行听我的上床补觉去!"然后樱井翔就下床把相叶雅纪拽上床逼他睡觉。"那个,翔酱,那中午吃什么?""睡完再说啦。"

相叶雅纪只好乖乖闭上眼镜。的确,昨晚的睡姿搞得自己腰酸背痛,还是床舒服。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有人进房间的声音,随即感受到被子被掀起一角,有人钻了进去躺在身边,轻轻搂着他的腰。呼吸轻轻打在他的后颈,有点痒痒的。

一个声音很轻地响起:"雅纪,睡着了吗?我在想,要是我一辈子都能那么搂着你就好了。我要喂胖你,看你都是骨头。"相叶雅纪鼻子一酸,却不好打破这宁静,只好装睡。

后来,樱井翔病愈出奇的快。

后来,每天下班樱井翔都去相叶雅纪家蹭饭。

后来,樱井翔让相叶雅纪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相叶雅纪照做了。

后来,他们各自向父母告诉了自己是homo的事实。双方父母表示理解。

后来,在情人节那晚,他们第一次滚了床单。

后来,他们无聊时就一起出去逛逛,看看电影。

后来,相叶雅纪在樱井翔的精英教育下在警局得以重用,不再是个毛手毛脚的小刑警。恐女症好像自动好了。但在生活上似乎还是少根筋。他们在一起也不再是个秘密,没人嫌弃他们的感情。因为旁观者都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有多深。

后来,每次相叶雅纪出任务樱井翔都祈求不要出事,保相叶雅纪平安。每次相叶雅纪也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面前。

就这样,你侬我侬地过了三年。不算长。

直到那天。

□□□

"雅纪,要是那天知道会出事,你出门之前我怎么都不会放你走的。可我知道,我做不到。因为你刚开始对你的工作有了信心,我怎么能自私地把你留下。

出门前我嘱咐你要小心,要活着回来——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次任务比往常都要危险,从你脸上就看得出。可我没想到就再也见不到了。

你的同事通知我的时候,我几乎是冲出办公室奔去医院的。因为你同事说,你替别人挡了几枪,位置离心脏很近,失血过多,估计命保不住了。叫我赶紧过来。

我们才在一起三年你就要离我而去了么。

可我竭尽全力赶到医院时,我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你同事告诉我,你已经走了,已运走了。你同事说,执行任务前,你说,要是死了,千万不要让我看到你死的样子,不希望给你留下痛苦的印象。我尊重你的决定,所以我真的一眼也没看过你。

怎么会不痛苦。你死了,什么东西都没给我留下。骨灰也没有。你留给我的只有曾经一起的家。可那家没有你,已经不再是家了。

所以啊,雅纪,我就把那房子买了,重新买了一套。不要怪我啊。因为呆在那个家,我只会不停地想起你。

现在公司起色越来越好了,可我好累啊…又过了两年了,我还是忘不掉你。你说你当初为什么不把我带走了。在那个世界,我们也能在一起啊。你知道吗…在你之后我就再没谈过。你知道你对我多重要么。没有你…我真的活得很累,仿佛随处都能感受到你。我真的很想跟你走啊……"

樱井翔说到最后,早已泣不成声。手中的伞也被扔在地上。全身湿漉漉的。

"翔酱…………"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呵,大概是幻听吧。"上帝,你又让我听到萦绕我多年的声音了。"

"翔酱…………"

樱井翔循着声音望去。眼前迷茫。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神似相叶雅纪的男子。撑着伞。"上帝,你让我看到雅纪了……雅纪,是你吗,你是不是来带我去你那儿了……"说罢伸出手想要触摸眼前的景象。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伞撑在了两人的上方。

"翔酱……不是幻觉,真的是我啊。我是雅纪啊,你看清楚点。对不起翔酱消失了两年。翔酱?翔酱!你不要吓我啊!"

樱井翔在昏过去之前只记得最后两句话。

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天堂…吗?不,不是。那这是…?

"翔酱醒了!!"相叶雅纪飞奔到床前,"翔酱!!"

"果然…这里是天堂吧…雅纪…"

"才不是什么天堂!!!翔酱我就活生生地在你面前啊!!!!"

"雅纪别开玩笑了,你已经死了。"

"这里不是天堂!!!!不信翔酱你摸这里。"相叶雅纪抓住樱井翔的手放在自己心脏位置,"在跳对不对!!!所以这里不是天堂,不是天堂。雅纪活着,翔酱的雅纪还活着。"相叶雅纪要急哭了。

真的,很清楚的跳动。

樱井翔忽然控制不住自己,支起身狠狠抱住眼前的这个人,大哭起来。

憋了两年的委屈,辛酸,全在这一刻倾泻出来。

相叶雅纪轻轻拍着樱井翔的后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翔酱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丢下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再多的话,哽咽着说不出来。

直到樱井翔哭的出不了声,相叶雅纪感觉右肩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翔酱。"

"嗯。"

"生我气吗?"

"嗯。"

"不管翔酱生不生我气,我都说了哦。"

"嗯。"

"那时候我是真的快死了。病危通知单也下了。"

"嗯。"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明明已经被宣布死亡,已经准备推往太平间,可结果十秒后,我又恢复自主呼吸和心跳。该说我是miracleboy呢。"

"嗯。"

"随即我被紧急秘密转院了。当你赶到医院时,几乎所有人以为我已经在太平间了,所以他们告诉你我已死亡。

我是真的说过那句话哦。还写下来了。原谅我的自私。因为我不希望那天我忽然离开翔酱的同时还要把众多痛苦的回忆留给你承担。

转院后我被抢救很久,总算活过来。但也留下伤痛。后来我死亡是假消息整个警局都知晓,可他们没告诉你事实是我的主意。"

"为…为什么。"樱井翔声音很沙哑。

"因为我不想成为翔酱一辈子的负担,要你伺候我一生。这对翔酱不公平。就算要重逢,我也要尽量以最完美的状态呈现给你。

谎只能继续编下去,所以那座墓碑也是临时的,因为我根本没死。只是为了能护住我没死的事实。对不起呢。

这两年我也很想见你,可每次都跟你失之交臂呢。你总是比我来早几天。今天是同事告诉我你会来我才来的。果然见到了。翔酱,我想你,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

"所以这一切,瞒了你两年,真的对不起。不管翔酱原谅与否,我都要告诉翔酱,我喜欢你,就算两年没见,依旧喜欢。"

"雅纪。"樱井翔松开怀抱,凑上了相叶雅纪的唇,"我也喜欢你。从未变过。"只是唇与唇的轻触,相叶雅纪身子抖得不行。听呼吸声,也知道他在竭力控制眼泪的掉落。

"啊,翔酱快躺好。你淋了雨正发着烧呢。"沉默一会,他又说:"记得我答应在一起时也是我在照顾你呢。"

"雅纪。"

"在。"

"还是那句话。搬过来和我住吧。你的后半生由我来照顾。"

"好啊。过几天等事情忙完就搬。"

"事情?"

"嗯,我辞职了。我这身体状况不会再允许我当刑警了。再说之前一切康复费都是警局出的。实在是…以后就要靠你来养我啦。"

"我养的起。嗯,那等我烧退了,我陪你回趟警局把钱还回去。"

"嗯。"

………………

"雅纪。"

"嗯。"

"我想抱着你睡。"

"嗯。"

相叶雅纪侧身躺在樱井翔的旁边。两人面对面躺着。

"雅纪,我爱你哦。永远不变。"樱井翔摸着相叶雅纪的后发。

"翔酱,我也爱你哦。同样永远不变。"相叶雅纪往樱井翔的怀里挤了挤。

……

美好的未来,正等着他们。

-End-

 

PS 为何觉得被我写的很苏真是不好意思・∀・而且好像烂尾+有bug了orz酝酿一个月了杰作呵呵呵呵就是这水平噗XD但不管怎么样我写完惹qwq布糕杏检查了就介样吧~



March
16
2014
全文链接

【SA】100朵白蔷薇

写在前:很早发过了。现在特意开了lofter撸文。所以重新传上来了。


这是根据hey3脑洞迟大到的阿伞生贺ww因为万恶的作业君拖到了现在。【其实也还好?】第一次写文,文笔渣渣请随意〒⌒〒何况我还小怎么能写少儿不宜的东西呢XD【滚!】以下正文。


樱井翔最近很伤心。

不为吃的,不为工作,就因为他的同事——相叶雅纪。

不久前hey3talk,被问到最想和最不想交往的门把,尽管出道15年这种问题已不知见过多少次,尽管自己那么有自信能和相叶雅纪两厢情愿,没想到机智的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在表白前会被相叶雅纪甩了,败给松本润。轮到自己,一番深情表白,还扯了某次共度生日在party时相...

February
23
2014
全文链接
© 一个荒 | Powered by LOFTER